汤阴哪里可以买古钱币,如果选一城代表中国上下五千年?

只有洛阳,三皇五帝夏商周汉唐盛世哪个不是定都洛阳

汤阴哪里可以买古钱币

河图洛书,周公制礼,孔子入周拜见老子,道,儒发源地,白马驮經,释源白马寺,李杜诗篇盛千年,四大发明,三个在洛阳,罗马使者五次出使中国,四次在洛阳,一次扬州,万国来朝,盛世隋唐,

十三王朝,一百多位帝王,五十万将相王侯,

二十四节气发源地,中国春节,七夕节,中秋节发源地,

无洛阳,不中国

古代历史上异族入侵时坚决抗击的英雄都是谁?

第一位 碧血丹心文天祥

文天祥(1236年6月6日~1283年1月9日),吉州庐陵(今江西吉安)人,原名云孙,字履善,又字宋瑞,自号文山。

1256年,20岁的文天祥由宋理宗皇帝钦定为601名进士中的状元。入仕后因奏迕宦官董宋臣、权相贾似道,被罢官。

1275年,元军攻破长江天錾,文天祥散尽家私,组织义军赴临安勤王。次年,元军兵陈临安,当朝派文天祥出城讲和,被扣留,在押解北方的途中脱逃。

1277夏,文天祥率军由梅州出兵,进攻江西,陆续收复了许多州县。

1278年冬,文天祥在率部向海丰撤退时兵败被俘,服毒自杀未遂,被押送到大都。这时许多投降蒙古的南宋大员前来劝降,皆被文痛骂而去,元世祖又让降元的宋恭帝赵显来劝降。文天祥北跪于地,痛哭流涕的说:“圣驾请回!”文天祥被囚禁四年,经历种种严酷考验,始终不屈,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诗句就是在狱中所作。

1283年1月9日,文天祥被押解到北京菜市口刑场,临刑前文天祥跪拜南方,引颈就刑,从容就义,死时年仅47岁。一介儒生,铮铮铁骨,由此威震霄汉。

第二位 精忠报国岳飞

岳飞(1103年3月24日~1142年1月27日),河北相州汤阴(今河南汤阴县)人,字鹏举。19岁时投军抗辽,相传临行时,其母在背上刺“精忠报国”四个大字,成为岳飞终生遵奉的信条。

1129年,金帅宗弼(金兀术)渡江南进,攻陷建康,岳飞坚持抵抗,十战十捷,于次年收复建康,金军被迫北撤。之后岳飞又破李成,平刘豫,斩杨么,宋高宗手书“精忠岳飞”四字,制旗赐之。

绍兴六年,岳飞再次出师北伐未果,写下了千古绝唱《满江红》。

1140年兀术再次大举南侵,岳飞于郾城大破金兵拐子马(侧翼骑兵)、铁浮图(铁塔兵、重装骑兵),收复郑州、洛阳等地,淮河、黄河义军纷起响应。“岳家军”从此威名远扬,所向披靡。金军哀叹:“撼山易,撼岳家军难”。7月下旬,岳飞挥师开封,朱仙镇一战,金兵10万兵马一触即溃,他鼓励部下说:“宜掏黄龙府,与诸君痛饮耳。”这时高宗和秦桧却一心求和,连发十二道金字牌班师诏,命令岳飞退兵。岳飞抑制不住内心的悲奋,仰天长叹:“十年之功,毁于一旦!”他壮志难酬,只好挥泪班师。

绍兴十一年农历十二月廿九(1142年1月27日)日之夜,秦桧以“莫须有”的罪名将岳飞毒死于临安风波亭,年仅39岁。一代卓越的军事家、战略家就此饮恨酒泉。

第三位 震撼寰宇林则徐

林则徐(1785年8月30日~1850年11月22日),福建侯官(今福州)人,字元抚,又字少穆、石磷,溢号文忠。

1811年中进士。从1820起,办理过军政、漕务、盐政、河工、水利等事,重实际调查,干练有绩。由于性情急躁,请人写“制怒”大字悬挂堂中以自警。

1837年,任湖广总督,次年12月,道光帝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赴粤查办禁烟,从1839年6月3日起在虎门海滩销烟,20天中销毁鸦片19179箱、2119袋,共计2376254斤,这就是闻名世界的虎门销烟。在此期间,林则徐组织翻译西文书报,供制定对策、办理交涉参考,史学界称他为近代中国“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”。

1840年鸦片战争失利后,林则徐遭投降派诬陷,被发配伊犁。

1845年重新起用,先后任陕甘总督、陕西巡抚、云贵总督,终因郁郁不得志,1850年11月22日,病死于广东普宁县,享年66岁。

第四位 扬眉四海郑成功

郑成功(1624年8月27日~1662年6月23日),原名郑森,字明俨,号大木,后由南明隆武帝赐国姓朱,名成功,世称国姓爷。礼部尚书、东林领袖钱谦益的得意弟子,22岁任南明隆武帝御营中军都督。

1646年秋,清兵进攻福建,其父郑芝龙投降清朝,郑成功遂与父决裂,收拾残部,募兵抗清。

1651年到1652年在闽南小盈岭、海澄等地取得3次重大胜利,歼灭驻闽清军主力。

1656年,在厦门围头海域歼灭清水师约3万人。

1658年,郑成功统率水陆军17万北伐,次年入长江,克镇江,围南京,中清军缓兵之计,损兵折将,败退厦门。

1660年,在福建海门港歼灭清将达素所率水师4万余人,军威复振。

1661年郑成功亲率将士2.5万,战舰120艘,在金门料罗湾誓师,东进收复台湾。经过激烈的海战,郑军击沉荷军主力舰“赫克托”号,收复了“赤嵌楼”。在近一年的争夺中,荷军伤亡近2千人,损失惨重。

1662年2月1日,荷兰殖民总督揆一签字投降,被侵占达38年之久的台湾终于重归祖国怀抱。

1662年6月23日,郑成功病逝,享年39岁。

第五位 将门虎子戚继光

戚继光(1528年11月12日~1588年1月5日),山东登州(今山东蓬莱)人。字元敬,号南塘,又号孟渚。戚继光出身将门,抱定“封侯非我意,但愿海波平”的志向,刻苦学文习武,17岁袭登州卫指挥佥事。

1555年任都司参将,在龙山、缙云、桐岭与倭寇三战三捷,迫倭寇遁逃入海。

1558年在浙江义乌,精选4千名农民和矿工,训练成劲旅“戚家军”,发明“鸳鸯阵”,因敌因地变换阵形,屡败倭寇。

1561年,戚继光在浙江沿海九战九捷,擒斩倭寇1400余,焚死、溺死倭寇4千余,史称“台州大捷”,浙江倭患基本解除。

次年夏,南下福建,荡平倭寇在横屿、牛田、林墩的三大巢穴。

1563年取得平海卫大捷,斩倭2200余。

1564年联合俞大猷水兵于南澳剿平广东倭寇,从此解除了东南沿海的倭患。

1568镇守蓟州,加固长城,在北方戍边16年,53岁时发明地雷(当时叫做“自犯钢轮火”),比欧洲人大约要早300年左右。

1588年1月5日死于肺炎复发,享年61岁,著有《纪效新书》、《练兵实纪》两部军事名著。

第六位 大漠狂飙霍去病

霍去病(前140~前117年),河东平阳(今山西临汾)人。汉武帝姐姐平阳公主的奴婢之私生子。他勤奋好学,小小年纪就精通骑马、射箭、击刺等各种武艺。

公元前123年,未满18岁的霍去病随舅舅卫青出征匈奴,带领八百骑兵,长途奔袭,斩敌2千余人。武帝大喜过望,封他为勇冠三军的“冠军侯”。

公元前121年,霍去病于春、夏两次率兵出击占据河西地区的匈奴部,歼4万余人。同年秋,奉命迎接率众降汉的匈奴浑邪王,在部分降众变乱的紧急关头,19岁的霍去病只带着数名亲兵冲进匈奴营中,犹如天神下凡一般,仅用一个表情一个手势就将帐外4万兵卒、8千乱兵制服。霍去病由此名震朝野,成了当时少男少女心目中的顶极偶像。

公元前119年夏,率5万骑深入大漠2千余里,进击匈奴。霍去病击败左贤王部,歼7万余人,在封狼居胥——祭天地之后,继续追击匈奴,一直打到今俄罗斯贝尔加湖,方才回兵。汉武帝奖给他豪宅,他却说:“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。”

公元前117年,一代天骄霍去病因病去世,年仅24岁。

第七位 铁血将军张自忠

张自忠(1891年8月11日~1940年5月16日),山东临清市唐元村人,字草忱。

1911年考入天津法政学堂。

1914年,他投笔从戎,官至师长,并先后兼任察哈尔省主席、天津、北平市市长。

抗日战争爆发后,他率部南下,任第59军军长。

1938年3月,日军七八万兵力,分两路向徐州台儿庄进发。张自忠率部在临沂阻击,以“拼死杀敌、报祖国于万一”的决心,与敌激战,反复肉搏,歼敌4千余人。几天后日军再犯,张自忠率部奋力拼杀,日军受到重创,其向台儿庄增援的企图被彻底粉碎。此战成名后被任33集团军总司令兼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。

1940年5月,日军为控制长江水上交通线,调集15万精锐发起枣宜会战。张自忠率部在南瓜店附近顽强抗击日军,截断其后方补给线。在被日军重兵合围后,为牵制日军主力,以造成外线我军对日军实施反包围,张自忠力战不退,与敌搏杀,最后身中7弹,拔剑自戕,5月16日,一代名将张自忠壮烈殉国,终年50岁。

1940年,毛泽东同志亲笔为张自忠题写“尽忠报国”的挽联。

第八位 赤胆傲骨史可法

史可法(1601年2月4日~1645年5月25日),祥符(今河南开封)人。字宪之,一字道邻,是左光斗的学生。明崇祯元年考中进士,在镇压各地农民起义时崭露头角,拜南京兵部尚书。

1644年,李自成攻占北京,南京弘光政权建立后,被马士英等人排挤,自请到扬州一带督师防清。

1645年5月10日,清豫亲王多铎兵围扬州,史可法被困孤成,拒不降,写就了著名的《复多尔衮书》,内容慷慨陈词,不卑不亢,流传万世。史可法率领扬州4千军民,与来犯之敌浴血奋战,终因寡不敌众,于25日城破被害,年仅44岁。多铎恼恨清军伤亡惨重,下令屠城十天,历史上把这件惨案称作“扬州十日”。

第九位 壮志凌云祖逖

祖逖(266年~321年),范阳遒县(今河北涞水)人,字士稚。祖逖自幼胸怀大志,为练就了一身好本领,与好友刘琨“闻鸡而起舞”。

西晋末年,“五胡十六国”混战中原,流亡到南方的祖逖于313年渡江北伐,船到江心的时候,祖逖拿着船桨,拍打船舷发誓说:“我祖逖如果不能扫平占领中原的敌人,决不再过这条大江。”辞色壮烈,部众莫不慨叹。这就是著名的“中流击楫”之誓。当时,河南坞主各拥兵自重,相互攻击,祖逖派人招抚,共御石勒。蓬陂坞主陈川投石勒,祖逖率军伐陈川,石勒遣石虎领兵5万救援,祖逖以奇兵击退。石勒统治的地方多归附祖逖,9年即收复黄河以南的大部土地。

321年,正当他在虎牢关秣马厉兵,积蓄力量,准备向北推进时,东晋王朝内部矛盾激化,王敦擅政,晋元帝司马睿派戴渊为征西将军,以监督祖逖。祖逖看到北伐难成,忧愤死于雍丘,享年56岁。

第十位 怒海英魂邓世昌

邓世昌(1849年10月4日~1894年9月17日),广东番禺人。原名永昌,字正卿。

1874年毕业马尾船政学堂。1880、1887年两次赴英国接回清廷购买的六艘巡洋舰,这是中国海军首次完成北大西洋——地中海——苏伊士运河——印度洋——西太平洋航线,大大增强了中国的国际影响,被授予“葛尔萨巴图鲁”勇名。

1888年北洋海军编成,任中营中军副将兼致远舰管带,加提督衔。

1894年9月17日在黄海大东沟海战中,邓世昌指挥“致远”舰奋勇作战。“致远”多处受伤,全舰燃起大火,船身倾斜。邓世昌鼓励官兵道:“吾辈从军卫国,有死而已!”毅然驾舰全速撞向日本旗舰“吉野”号。日舰慌忙集中炮火向“致远”射击,不幸被击中鱼雷发射管,鱼雷爆炸导致“致远”舰沉没。邓世昌与全舰官兵250余人一同壮烈殉国,年仅45岁。怒海英魂邓世昌由此成为对日战争中的一座永不沉没的海上丰碑。

古代大侠行走江湖的经济来源靠什么?

金庸先生以一己之力创造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武侠世界,里面的侠客行走江湖,潇洒自在,好像从来不为钱发愁。实际上,像武当、少林、峨眉、崆峒等大门派,还有五岳剑派、青城派等等中小门派,以及日月神教、天鹰教之类的反派门派,它们都是有自己的产业,要么是佛道宗门,有香火钱可以收,要么就是武林世家,可以像叶问那样教徒收费,或者开镖局也可以挣钱。

阿弥陀佛,施主,请结善缘!

另外像绝情谷、万劫谷、白驼山、桃花岛、西湖梅庄、聚贤庄、归云庄等等私人领地,以及七十二岛、三十六洞,这些谷主、岛主、山主、庄主、洞主,虽然产业比不上大门大派,但是也可以算的上是豪门巨富了,他们肯定更不会缺钱的。

陆乘风:你看我像缺钱的样子吗?

像海沙派、巨鲸帮那样垄断一点水上运输啥的,实际上,槽帮、盐帮等靠运输赚苦力钱的帮派,在历史上还真的存在过呢。最次最次还可以像丐帮那样去要饭嘛,也是条活路。

我丐帮要饭之余,还要管一管闲事,不,是维护正义!

对于那些无门无派的独行大侠,经济来源就比较复杂了。第一种是命好的,天生就不可能缺钱。比如段誉,大理国皇世子,霍都,蒙古小王子,杨康,大金国小王子,陈家洛,乾隆皇帝亲兄弟,还有郭靖,蒙古帝国准金刀驸马!

段誉:难道你看我像缺钱的?

郭靖:本来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你们相处,算了,不装了,我前老丈人是蒙古皇帝,我后老丈人是桃花岛主,我前后老婆都是富二代!

第二种还是命好的,典型的就是韦小宝,本来穷的都当裤子了,结果跑到京城之后,一路青云直上,抄个鳌拜的家,抄出一千多万两白银!还有一位大侠乔峰,被剥夺帮主之位穷的人参都买不起还得用抢的,结果人家找人参找出个人参库来,认了个大哥还是大辽国皇帝!

韦小宝:有怀国恨心暗伤,银子都往我家装!

萧峰:做人呢,就要不断提升自己,这样找工作才不费劲!

然后就是命不好的了,生来天不收地不管,没人疼没人爱,全部生活都在两只手上,一切都要靠自己拼搏。这种人也有好几类,首先是自谋职业,一边赚钱一边行走江湖的,像江南七怪,朱聪是秀才出身,起码不愁吃饭,韩宝驹是马贩子,南希仁是樵夫,张阿生是杀牛的屠户,全金发是开店做买卖的,还有段皇爷的四个弟子,渔樵跟读,也是各司其业。

柯镇恶:我们兄弟行走江湖,什么时候缺过钱!

但是大多数的大侠都是不务正业的,比如杨过、令狐冲、胡一刀等等,他们除了到处打架之外,没见他们干过啥营生。大侠也要吃饭的啊,要么偷,要么抢,这种事儿基本上大侠们都干过。还有更绝的,曲洋为了找广陵散曲谱,挖了一大堆的古坟,难道他只拿曲谱么?就是为了“救济百姓”也得拿点其他之前玩意啊。

令狐冲:我们恒山派的事情,怎么能叫抢呢?那叫化缘!

为什么感觉古人吃完饭不问多少钱?

答:武侠片里一个常见的“豪气桥段”,就是“大侠下馆子”:经常是热热闹闹的酒店里,满脸横肉的“大侠”吃饱喝足,竟连“多少钱”都不问,随手放一块银子在饭桌上,然后潇洒飘然而去。“豪横”一幕,也叫多少“武侠迷”连呼身不能至,纷纷心向往之。

那这“豪横”场面,放在真实的历史上,究竟有几分靠谱?首先,倘若这类场景,放生在明朝中叶(16世纪)之前的中国古代世界里,可以说严重不靠谱。倒不是“大侠”们没钱,而是在明朝中叶以前,“用银当钱”这事儿,属于严重不合法。就算大侠“敢放”,店家也未必敢收。

有多不合法?中国人使用白银的历史,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600年左右。甘肃玉门火烧沟墓地出土的银鼻环,公认中国境内最早的银制品。战国时代的墓葬也告诉我们,那时的白银,已被国人用于“武器”“首饰”等各个领域。但“当钱用”的历史,却显然短得多——明朝弘治元年起,征税才开始用银。嘉靖四年起白银大量在市场流通,隆庆元年明朝正式宣布“凡买卖货物,值银一钱以上者,银钱兼使”。白银这才算完成“上位”,成为法定货币。

而在这之前,“拿白银当钱用”会有多麻烦?就看号称富庶的唐代,其实哪怕是盛唐年间时,大唐也常为“贵金属原材料不足”苦恼。别说白银了,铸钱的铜都是年年稀缺,唐朝曾限制商人带铜钱出境,甚至禁止民间买卖铜料。铜都如此贵,用白银当然更奢求:唐代倒是把白银做成“银挺”,然后就是用来做各种金银器,或是当馈赠礼品。直接拿来当钱用?几乎是没有。大额的货币支付,在唐代多是用绸缎布帛。

那到了传说中“商品经济发达”的宋代呢?白银“当钱用”的时候,倒是比较多了。比如宋朝“花钱买和平”的《澶渊之盟》,每年就是要支付“银十万两”(后来增到二十万两)来“买和平”。宋高宗“臣构”靠“必杀飞”换来的《绍兴和议》里也规定,南宋每年要“上贡”给“金大伯”二十五万两白银。此外南宋官府采购粮食茶叶等物资,也经常“出银十万两”,发军饷时也经常“犒军银”,看似“白银当钱用”的时候不少。

但事实上,除了“买和平”“孝敬金大伯”外,宋朝日常用银,哪怕是官府行为,也往往是把白银兑换成铜钱后再支付——白银距离“法定货币”,那时还是很远。

所以,就算是传说中“大侠很多”的两宋年间,大侠们行走江湖,花钱时也不用白银。比如宋初江湖上的知名豪侠,亦后后来“发明纸币”的一代名相张咏,早年在江湖上行侠仗义时,也常接受“粉丝馈赠”,比如仰慕他的汤阴县令,就馈赠给他“万钱”。他在江湖上大杀南北,住过不少酒馆客栈,但结账的时候也是用铜钱。“扔下一块银子就走”的豪迈事儿?那是真没干过!

为什么会这样?根子上还是白银太少。中国本身就不是产银国,铜矿本来就少,银矿当然更少。唐朝年间,中国每年的白银产量也不过一万五千两。宋代时手工业大发展,但“赚白银”最多的北宋年间,白银的最高产量也只有每年88万两,正常年景只有二三十万两。就这么点白银,每年还要“刨出去”几十万两“买和平”“孝敬金大爷”,这宋朝的“积贫积弱”,看这“缺银”,就知道有多严重。

所以北宋靖康之耻时,金兵狮子大开口,要北宋“孝敬”一千万两白银。号称“丰亨豫大”的汴京城翻了个底朝天,从皇宫到老百姓家,家家白银掏干净,最后也只凑了一百万两白银,只是五百多年后李自成在北京“追饷”所得的七十分之一。到了南宋给“金大伯”送孝敬时,由于产银地都“割”了出去,南宋白银产量锐减,每年的二十五万两白银“孝敬”,也是勒紧裤腰带都常凑不齐,每次过去“交割”,都常惹得金国官员骂娘。

看过这类景象就知道,网络上流传甚广的“宋朝白银收入过亿”“宋朝白银远超元明清”的“高论”,多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放在这样的年代里,哪位“大侠”能在饭馆里“吃完饭放下一块银子就走”,分明是“来错了时代”。

而明朝中期起,白银扶摇直上的地位,以及最终成为“法定货币”的上位史,也同样得益于白银的大量涌入。随着“航海时代”的到来,明清的外贸水平远超唐宋,单是16世纪的几十年里,明朝就像葡萄牙西班牙卖出了二百万件瓷器。另外明末每年仅从澳门一地卖出的丝绸,就多达六千担。还有白糖、铁锅等“中国制造”,全凭着硬核的工艺水平,年年在国际市场大赚。

发展到清朝雍正年间时,单是在广东一省,每年纷至沓来的“夷船”都不带洋货,每艘船都是满载白银,上岸就拼命扫货。单是享誉中外的佛山铁锅,每年就要卖出两万多斤。可以想象,有多少白银因此“蜂拥”入中国。以十七世纪西班牙殖民当局的报告,单是每年从菲律宾涌入中国的白银,就在200万比索以上。日本学者小叶田淳断定,明末从日本流入中国的白银,保守估计在七千万两以上。甚至许多外国学者认为,这一时期,全世界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白银,都进入了明清时代的中国市场……

以这个意义说,白银“法定货币”的“扶正”过程,正是古代中国外贸“赚世界钱”的缩影。

这样的大趋势下,“下馆子掏银子”也成了明清生活的日常,豪气的大侠们,自然也有可能“豪气”一把。但“放下一块银子”在桌上,在明清年间能有多少购买力呢?明清年间的白银,最大的有五十两一锭的银锭,另外还有“二十五两”“十两”等各个级别。更小的还有“银锞子”。

这些大大小小不等的“一块银子”,都能在饭馆里吃到什么?可以看看物价:以万历年间《宛署杂记》统计,1钱6分白银可以买8斤上等猪肉,1钱白银可以买5斤鲤鱼,4分白银可以买一只活肥鸡。明代小说《金瓶梅》里,西门庆的女儿女婿妻妾等九人,花一两银子就办了桌“烧鸭两只鸡金华酒配菜”的上好酒席,九个人连吃带喝吃了一天。至于五十两的大银锭?《三言二拍》更告诉我们,可以买套“坟边左近”的低档房了。

再可以看看工资,明代县衙里的马夫,年薪是40两白银,但县衙里的更夫,年薪只有3两6钱。“铺兵”的年薪也不过9两六钱。放在清代的官员阶层,乾隆年间巡抚的“年俸”是150两,总督的年俸是180两。

所以说,无论比物价还是比工资,如果哪位大侠真的“放下一块银子就走”,哪怕是几两银子的银锞子,那也能叫店家乐开了花。能这么干的大侠,必然是“土豪级”。

特别是放在鸦片战争前夜,“一块银子”的购买力,那要比之前更高:和明末清初年间“火热外贸”的景象不同,乾隆年间时,一批批传教士“学习”走了中国的造纸、瓷器、纺织。种茶等产业技术,外加西方工业革命的推广,“中国货”的优势早已不在,反而海外汹涌而来的鸦片,却让中国的白银大量外流。19世纪的前三十多年,英国向中国走私了四十多万箱鸦片,保守估计赚走了三亿多银元。

如此一来,就带来了恶性循环,一边是白银大量“流出”,中国境内白银锐减。白银的价格也飙升。乾隆年间时,中国的一两白银兑换八九百文铜钱,但道光年间时,一两白银却要兑换一千七百多铜钱。而老百姓完粮纳税,却还要把手里的铜钱兑换成白银,等于是多一道盘剥。鸦片战争前夜,以林则徐的叹息说,苏州汉口等昔日的商业重镇,都是“各种货物销路皆疲”,缺银的困境,困扰近代前夜的大清上下。

而另一方面,民间无比重要的“一块银子”,放在鸦片战争前夜的官场上,却是越来越不值钱。以《道咸宦海见闻录》记载,当时的清王朝,已是越穷越腐败,民间难得见白银,官场上却一切白银开路:在当时经济相对不发达的陕西,每年给西安将军家的门子,都要多次送礼,每次“门包”至少四十两。给西安将军的“三节两寿礼”,每次至少八百两白银。给当地其他“同级高官”,也基本是这待遇……

甚至,刚就任陕西粮道的张集馨,当时进京活动,单是给京城各级官员送“别敬”,前后就送出一万九千两。这“手笔”,放在当时的清代官场,还都是“抠门”级别。却足以叫武侠小说里“豪横”的大侠们,“放下一块银子”后自叹不如。

看过这样“银子不值钱”的怪现象,就能够理解:不久后的鸦片战争,大清为何会这样惨?

“一块银子”的学问,如一面历史的镜子,照出了古代中国曾经的辉煌,也照出了多少发人深思的历史画卷。

参考资料:朱伯康《中国经济通史》、罗红星《明至清前期佛山冶铁业初探》、徐瑾《白银帝国:一部新的中国货币史》、冯尔康《生活在清朝的人们》、森林鹿《唐朝穿越指南》、有历史《南宋送岁币的奇葩故事:金朝拒不接受,宋朝使者宁死也要留下》。顾宏义《天裂:十二世纪宋金和战实录》、晁中辰《明朝对外交流》、国家教委《屈辱的岁月,奋斗的征程》、刘昭平《明代的工资、物价及税收》、高寿仙《明朝万历年间北京的物价和工资》

作者:我方团队张嵚

在历史书里是怎样的呢?

烟酒阁大学士古代名将系列二:金国四太子、越王、兵马都元帅完颜宗弼(金兀术)。

在《岳飞传》中,完颜宗弼(金兀术)经常被岳飞军打的屁滚尿流,岳飞以500人破金兀术十万大军,金兀术称岳飞为岳爷爷。

如此神话岳飞,是民间痛恨金人的艺术夸张,效果与现代抗日神剧差不多,抹杀南宋将士在艰苦绝卓环境付出的血汗。

本文将还原真实的抗金环境、真实的金国名将金兀术,给南宋造成何种巨大的军事压力。完颜宗弼,本名斡啜,又作兀术、斡出、晃斡出,南宋习惯称为金兀术,金(女真)太祖完颜阿骨打第四子,金朝主要的主战派首领、开国功臣。

金兀术有胆略、善骑射。初次参战是从完颜宗望追击辽天祚帝于鸳鸯泺,金兀术表现勇猛,后多次参加金灭北宋系列战役。此后乘南宋立国未稳,多次率军南下。

宋降将郦琼曾评价金兀术:“亲临阵督战,矢石交集,而王免胄,指挥三军,意气自若,用兵制胜,皆与孙、吴合,可谓命世雄材矣。至于亲冒锋镝,进不避难,将士视之,孰敢爱死乎?”此虽有夸张成分,也可见金兀术军事才能。

北宋灭亡后,赵构南逃健康建立南宋。金兀术多次率主力南下,但赵构全力支持战争,启用年轻将领,扩军备战,终于在江南站住了脚跟。我们从国力、军事、将领角度分析当时抗金环境:南宋初建,人心未稳,经济薄弱,很多地方毁于战火,人民流离。赵构建国时,皇城就是普通院子,简陋不堪。

这种情况下,赵构第一要务就是督促军备,供给前线所需要的大量军事物质,如军饷、铁甲片、箭羽、粮草等等,疲惫不堪。

由于南宋缺马,独创以铁甲步兵加神臂弓对抗金人铁骑战法。虽然能遏制骑兵攻势,但机动力极差,即使打胜也不能扩大战果。

金人人口少,满打满算只有十万骑兵,其中包含5000重甲骑兵铁浮屠,所向披靡。所以宋军最多赶跑金人,从未给金人重大杀伤,否则金人早就灭绝了。

南宋唯一优势是江淮水网纵横,诸多名将依托江淮地形抵抗。岳飞、刘锜、张浚、韩世忠都驻军在此。

在军事上赵构亲自指挥,与前方将领以书信方式沟通,分析战情和指挥作战。宋金战争是南宋各将,轮番与金兀术交战的过程,可见金兀术能力之强。

金人发动灭宋之战,金兀术为先锋、南渡长江,势如破竹,差点败于黄天荡。

1128年七月,金太宗下诏追击扬州的宋高宗,金兀术为先锋,先后攻占濮州、开德、大名等地。次年金兀术升任元帅右监军。

宗翰、宗辅、挞懒、金兀术、拔离速、兵分五路南下,宋高宗自扬州南逃。金兀术进军宋淮南西路,所过州县一击即破,或不战而降,占领宋江北重镇和州(今安徽和县)。

金兀术欲从采石矶渡长江,遭到宋知太平州郭伟的阻击,一连三日均不得渡。11月金兀术改由建康府西南的马家渡(岳飞防区)过江。连克建康、湖州、临安,赵构跑到温州海上,金兀术派水军追赶,被宋水军所阻,只好退回临安。

1130年金兀术称搜山检海已完成,放火烧了古城临安北上,准备从镇江渡过长江,被韩世忠水军大型战船所阻,金人死伤二百人。

与韩世忠相持48天后金兀术不能取胜,只得在黄天荡,掘开灌河老道,逃到建康。

后通过汉奸献计,以火攻大败韩世忠船队,得以从建康北还。此战后鉴于江淮河流纵横,南宋水军强大,金兀术再也无南渡作战的计划,足见该战役影响之大。

鉴于江淮江河纵横,骑兵不能机动,金人于是在中原建伪齐政权牵制南宋。主力计划由陕西入川灭宋,在富平大获全胜。

1130年秋天,金太宗调右副元帅宗辅统帅陕西诸军攻打川陕。完颜宗弼率本部奉调前往。九月宗辅进兵洛水,以娄室、金兀术为左、右翼督统,并进合击。

而当时的宋朝川陕宣抚处置使张浚以刘锡为帅,集结了刘锜、赵哲、吴阶等将领统率马步兵十八万,集结于富平,张浚于邠州督战。

战役中宋军把金兀术部作为进攻的重点,攻势凶猛,金兀术军被重重包围,从中午战至黄昏,力战不退,牵制了送宋军主力。

乘金兀术与宋军主力死战之际,左军完颜娄室找到了宋军薄弱处:赵哲统率的宋军,于是精锐骑兵冲击赵哲军,赵哲军一触即溃,娄室与金兀术合兵掩杀,金军士气大振,致使南宋十八万大军顷刻间土崩瓦解。

金军以少胜多,取得了富平之战的胜利。该役张浚没有抓住战机,利用好宋军兵力上的优势。

宋军丢失富平,使得金人获得西北战略出发地,给西北军事造成很大压力,宋军再也没有能力依靠军事手段夺回富平。

和尚原之战是金兀术成为军事统帅、独立指挥的二次大战,均以失败告终。致使金人由川陕南下入宋计划宣告失败。

1131年正月,宋泾原、熙河两路均为金军所攻占,金兀术成为陕西金军统帅。

十月,金兀术率军自陕西取四川,途经和尚原,遭到宋军吴阶、吴磷兄弟军顽强抵抗,金军溃败,宗弼身中流矢,“剃其须髯而去”,将士死伤众多,这是宗弼从军以来最惨重的失败。

1133年十一月,宗弼再次发兵,击败吴瞵军,夺取和尚原。1134年二月,率军攻打入川门户仙人关,被宋吴蚧军击败,金兀术只得退兵凤翔。

三月,金兀术由陕西回燕京。宗弼见吴氏兄弟善战,便放弃川陕方向作战。

1135年正月,金太宗驾崩、金熙宗即位。在金兀术支持下,着手对金国朝政进行改革。1137年,金兀术升任右副元帅、梁王。十一月,废伪齐政权,于开封设行台尚书省,将政令收归朝廷。1138年宗磐、宗隽、挞懒等与南宋议和,将河南、陕西地割还宋朝。金兀术、宗干等人坚决反对。次年金熙宗以谋反罪,诛宗磐、宗隽,解除挞懒兵权。拜金兀术为都元帅、越王。

1140年,金熙宗撕毁议和协议,出兵夺回原交还宋朝的河南、陕西之地。一月之间,金军攻取河南、陕西大部,宋岳飞等部退到颍昌(今河南许昌)以南地区。

金兀术顺利进驻汴京,企图趁势占领淮河以北地区,挥军南下,在顺昌(今安徽阜阳)败于宋刘绮部,在郾城败于岳飞部,金兀术险些被俘。

看到这里,各位看官可能会觉得金兀术没什么了不起,败多胜少,今天这里大败,明天差点没命。现在我们来看看宋金战斗力的差别,所谓岳家军、韩家军能不能真正打败金兀术,直捣黄龙吧。

金人的主力是骑兵,机动性极强,金人拥有全世界最庞大的铁甲重骑兵铁浮屠(5000人),每次铁浮屠一出,宋军必崩溃,岳飞、韩世忠军也不能幸免;

四骑相连的重甲骑兵拐子马(10000人)更是如虎添翼,如同现代坦克。自古骑兵攻击步兵,地动山摇、所向披靡。

金人骑兵南下,一路攻城略地,战无不克(宋城墙为低矮泥墙,踩个同伴的肩膀就上去了)。金人甲铁重骑兵铁浮屠,战斗力可以脑补。四骑铁链相连的拐子马,如同现代坦克。西夏重骑兵铁鹞子军也给宋军很大威胁。比前三者战斗力更强的蒙古重甲骑兵。

自宋失去河套产马地,就极少拥有骑兵。而两宋的天敌辽夏金元都是以骑兵闻名天下的军队。两宋独以步兵对抗骑兵近三百年,是无法想象的悲壮与苦难。很多人不信弱宋对外战争胜率达70%,我们只要想一个简单的道理,骑兵打败了可以调头就跑,而步兵败了就是灭顶之灾,逃无可逃,很可能全军覆没!

事实上除了《宋史》,没有一部史书说北伐能胜。南宋除和尚原、顺昌、郾城之役外,对金人直接作战很少取胜,倒是对伪齐军,打起来得心应手。

宋史高宗本纪记载:(岳飞)奉诏班师,遂从堰城还,众皆溃,金人追之不及。又:飞方至陈州,而张俊已定宿毫,遂还寿春,引兵南渡而归,金人得知,于是并力出兵御飞,飞不能支,告知于(刘錡),出兵牵制抵太平,金人乃退,飞军得还。

这还是宋史记载的岳飞败绩,金人记载的更多。岳飞五百人大破十万金兵,本身就是个笑话。世上没有百战百胜的将军,我们敬重岳飞,不是因为他武艺绝伦、战无不胜,而是在强敌压境,矢志抵抗异族的精神和勇气。

南宋的防护能力世界第一的明光铠,射程世界第一的神臂弓,加上砍马腿的斧头,是战胜骑兵的三件法宝。

为了对抗骑兵,宋人非常重视步兵的防护。宋步人甲是一种能覆盖全身的重型钢铁扎甲,由1825枚甲叶组成,总重量为29KG。

赵构亲自赐命,规定步兵铠甲以29.8KG为限,长枪手的铠甲重量定为32-35KG;由于弓箭手经常卷入近战格斗,其铠甲定为28-33KG;弩射手的铠甲定为22- 27KG。

铠甲加上武器等装备,单兵负重45公斤,负重超过现代特种兵,以至入选重步兵对身体条件要求非常苛刻。

宋军野战遇到金人时,结成方形战阵,外围是阻击重骑兵的长枪方阵和砍马腿的刀斧手,内阵密密麻麻全是神臂弓手,神臂弓射程240步。

宋军把阵内神臂弓手占比提高到90%以上,以至一旦被骑兵破阵,弓手也要参与近战格斗。这样的军队与骑兵作战,固然有一定优势或者能守住阵型,可是兵贵神速,战场机动力如同龟速。

所以宋军宣告今日大捷,明日大胜,都是把金人骑兵赶跑了,无法做到真正的大捷。

金兀术与南宋打了十年战争,最终双方选择议和,金兀术最终放弃以武力征服南宋。

1142年宋金正式议和,与以往议和不同,这次是主战派金兀术要求议和,南宋称臣、交纳岁币,史称绍兴议和。

其后金兀术始终坚持“南北和好”政策,直到海陵王南侵(1161年) ,二十年间金宋边界几无战事,这对双方经济、文化的发展 都有积极的作用。

皇统七年(1147年) , 金兀术担任太师,令三省事、都元帅,独掌军政大权。皇统八年(1148年)十月,病卒。 金世宗追谥其为忠烈,得以配享太庙。

那么长期主张对宋战争的金兀术,为何最终选择议和呢?有几点原因:南宋在赵构带领下,不断强大,国家富强、军备充足、人口众多。在战争资源上,金人只有骑兵优势,在铠甲、弓弩、火器、兵源方面南宋远远领先金国。随着伪齐政权覆没,金人统治直接到达中原。金人部队大量编成汉军、辽军,人员规模虽然扩大,汉人、辽人的战斗意志不高,战斗力反而下降。而宋军逐步熟练掌握了步兵对抗骑兵的技能和经验,并不断积累马匹,开始壮大骑兵。即使金人在江淮以北打败宋军,也不能进犯到江淮一带,在没有强大水军的前提下,金国要灭南宋是不可能的,第一次南渡作战已经给金兀术留下了极大阴影。金人的敌人不止南宋一家,辽人梦想复国,而在草原上,强大的蒙古部落在崛起,使得金人的军事重心开始北移,必须减轻南方的军事压力。烟酒阁大学士原创文章,感谢您的点赞和关注。